世中逢尔

什么时候有灵感就更

沙雕改图,最后一p私心
与真人无关

小段

#钊超

孙超得奖了。

下了台,得的通知。

小男孩激动的握着电话,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露出一口大白牙来。刘钊站着解大褂,脱了叠好放在柜子里,又拿出来自己的衣服扯了扯嘴角。

男孩满屋飞,对着遇见的每一个人说着,直到被换好衣服的刘钊拽着大褂拉走。

“他怎么了…”后台二队的演员们聚在一团,望着被扯走的孙超挑眉议论着。孙超被拽着走,脚下使劲一停,刘钊见他一停也不往前走了。

“哥,我得奖了”孙超满脸笑意,高高兴兴的炫耀着自己的成绩,刘钊眯着眼睛仿佛看见了他身边的小花。

“好,那你把衣服换了吧孙老师。”

孙超揉揉头,把手机放下有点失望的看着波澜不惊的哥,默默的到换衣间去换衣服留下站着的刘钊。

我刚才有说过什么不对的话吗?刘钊瞬间感觉比他小好多的孩子一下子就沉默起来了。果然是太年轻了,什么都可以通过脸表达出来。

刘钊叹口气,扭头瞪了一眼旁边看热闹的队员摆手说散了,不回家等孙超请你们吃饭啊。

后台吁了一声散了干净,孙超正好从里面出来,脸上没有刚才的幸福表情了。背着包,和刘钊擦肩过去,闷声说了一句哥我回家了,明天请各位吃饭啊。

“等会,一块走。”刘钊笑起来,这孩子真是喜形于色,太可爱也不好啊,容易被拐。

“哥先请你吃饭,庆祝我们孙老师得奖了,就你最喜欢的那家。”

“刘先生”
“是金先生,不过随你”

城外孤坟,七月落花

“你明知金玉满堂,从来不可能”
“别喊,心疼你,孟儿”

“你又骗我”
“我死了,勿念勿祭”

人世有碍,不得相思
#无差  堂霏堂

记梗。

沙雕文,注意避雷,占tag致歉。
酒店服务生堂x隐藏大老板霏

“上次的服务员叫什么,挺聪明的”

“你好,我叫孟鹤堂,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带你了”
“嗯”

“是叫金曦还是金霏先生呢,我这算不算以下犯上了?”(压)
“孟鹤堂你早就看出来了?”
“当然,这名还是我给你起的”

金老板莅临酒店参观碰上了堂主,一见钟情(?)于是假装身份潜伏和堂主一起工作,经历了一堆事最后揭穿身份在一起的故事。
p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不拆穿而已。

是堂霏。(高亮)

#勿上升真人  杜撰  ooc慎
“李疯子。”
叶蓬忽然叫出声来,带着三分笑。李寅飞整东西的手停了一下又继续干活,倒是李丁从里屋探出半个脑袋龇着牙看。
“我叫他呢”
叶老师嘿嘿一笑,指着李寅飞的背影朝李丁说。李丁挑眉,模模糊糊的嘟囔一句缩了回去。
“谁疯子,老叶别闹,活还没弄完。”李寅飞把打印出的稿子整了一份,往桌上一放顺嘴回了刚才的话。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一堆,他看了一圈,没找着订书器,正想翻抽屉后面递出一只手来。叶蓬拿着订书器在他前面晃了晃,把稿子抽出来订好又拿起来看。
“还挺好。我的李博士真厉害。”
叶蓬刚想说的话没说出来,又看了一遍稿咂摸了一下还是觉得以事业为重。这几天李寅飞都累的脱像了,那黑眼圈多像师哥diss的黑眼线,眼袋都和李大牙一样了。
“你觉得中间有问题吗?”李寅飞掏手机看了一眼信息问到。
“还好,我再给你改吧。”叶蓬伸出手 揉揉李寅飞的头,吐了一句话又走了
“一直都辛苦了,去补个觉”
“等会,老叶你胡噜谁呢,回来!”

少时尚不识爱恨,喜欢就是喜欢了

您安。
所有文章会大修,cp基本不逆。
因为写的很差,所以靠小红心活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金玉满堂】金霏的大学日常2


#堂霏
#年龄有变动,请注意避雷,勿上升真人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03
说起孟鹤堂,金霏很早就听过这个名字了。以市第二的成绩考进的这所名校,长得帅,还会跳舞,弹吉他。仅凭这几项孟鹤堂一日成为全校男神之一完全没有问题。
金霏坐在椅子上托腮,陈曦又给他发了信息说中午的安排,可能不能一起吃饭了。
之前他们刚从宿舍楼里走下来,陈曦还大摇大摆的说着他和姬天语聊了什么,就有人把他们给拦下了。徐涛正准备上楼,一眼就看见了金霏陈曦,顺便就打了招呼,又顺便从兜里摸出红标,拉住陈曦的手苦口婆心的说:
“谢谢,曦哥替我一会,我上楼打个电话。”
金霏跟着陈曦走下来,一见这事便拍了拍陈曦的肩,一副痛彻心扉的样子,说了一句哥,加油就走了。

金霏走在校园里。距离报道的点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现在去教室也没什么意义,反正陈曦早就把座位表和地址拍给了他。招待签到处陈曦也都帮他做好了,学费甚至都帮交好了。
有这样的哥真好。金霏一时间忘了他爽约没来接他的事了。
金霏本来是想趁时间早先熟悉一下环境的,结果走着走着就丢了。不是因为路盲,一想事就容易不看路。
丢了就丢了,一会原路返回就好了。这校园这么大,实在找不着还有志愿者。
金霏一想到志愿者,忽然记起来刚刚见过的那个男孩。
有点熟悉,像是见过的人。

孟鹤堂在接待处里坐着,旁边是被拽来无辜的周九良。
“先生,别叹气了。要不我弹个小苹果你快乐一下。”
周九良开口,孟鹤堂差点没把刚从学生会顺的水喷出去。他抹一下嘴角,看向旁边一手带大的小先生,对方正襟危坐,一脸正气的望着大门口。
“九良,别闹。”孟鹤堂又叹了口气,面对空无一人的大厅他实在难过。为什么这个点都没人来报道,大群里不是发了消息吗?
“先生,我到点了,换班。”周九良松开了手里的圆珠笔,开口。谢金推开大门,走到接待桌前和周九良交换了工作,坐到了孟鹤堂旁边。
“小孟,其实你走错地了。”在空气安静了三分钟以后,谢金开了口。
“这是二年级的接待处,所以上午没人。”
谢金的话像一道闪电劈过,孟鹤堂一懵。他还没反应过来,谢金就转了一个话题。
“小孟,你心心相念的那个人今天见到了吗。”

世界上最有意思的场景莫过于自己一直想见的对手在一个最不想见的地方碰上了面。
那还是寒假,孟鹤堂顶着寒冷的西北风出门买书。他刚想进去,肚子忽然一疼于是转而冲向了对面的卫生间。
刚才不应该经过最近热门推荐的奶茶店里买奶茶的。
然后,他和刘金霏打了照面。
他还没来得及回忆完,谢金就叫了他一声,说师傅叫他回班了。

“志愿者人不够,所以我去帮忙了。”
孟鹤堂喊了一声报告,得到了里面老师的同意,才规矩的推门走到教室里说明了迟到的原因。
他进了教室先环顾一圈才想起了自己的位置。
金霏在第一排,靠在窗边坐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给他镀上一层金色,人就在暖融融的空气里安静地坐着,托着脸,透过金丝边的眼镜里不难发现他的眼神深邃。阳春三月,清风带动细叶沙沙作响,像是虎绸和细纱相擦的声¹,世间万物一片和谐。
一眼倾心可能就是这么回事了。
孟鹤堂拉开椅子坐下,椅子与地板摩擦出一点小声,让金霏转了过来。
“你好,我叫孟鹤堂”
他伸了手。

b金霏老师越来越攻了。 平行线我想提前开车<。>
¹出自张晓风

在一个阳光,温度,空气都刚刚好的时候,他表白了。

【金玉满堂】金霏的大学日常

#主堂霏 
#私设繁多  注意避雷  勿上升

00
什么时候报道不行,非得赶周一,多堵多堵!还有陈曦,明明说好了要到大门口接他,结果呢!
我就知道,又接那个台湾的女的了!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哦,他不是。
金霏耳朵里还传来他哥抱歉的声音与带笑的语气,咬牙切齿的决定自食其力。经过一顿东拐西拐总算是绕到了大学门口,望着大门口立着的的金字招牌:大学有新人。
我真没走错吧。
他抬起金丝边的眼镜,仔仔细细的又观察了一遍,又打开手机对比了照片确认无误才昂首挺胸的拉着箱子被着大包小包走了进去。

报道先去公告栏,金霏大步挺胸的朝前走。清晨的校园因为昨晚下过雨还带着一丝寒意,金霏不由得拉紧外套绕过水沟,去了一棵树下打算问问陈曦公告牌在哪。他正疑惑,忽然有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抬头一看是一张带着笑意的脸。
那人穿着蓝色的外套,再加上背带裤,青春活力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左臂上还挎着一个红标,金霏眨眨眼,这是志愿者吧?

孟鹤堂有点紧张的站着。他刚才是不是拦了一个很凶的人,果然不应该答应师傅让他来做志愿者引路的。
他看见金霏一脸高冷的站在树下看手机,还以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才伸了手。没想到他横竖打量了一遍自己,又站回原来的位置了。
“请问公告栏怎么走”
“请问想去什么地方”
两道声音交叉到一起,金霏低下头咳嗽一声,孟鹤堂扭过脸去。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
“公告栏往前走再左拐就是了”
还是孟鹤堂先反应过来,他站好指了指大致方位,金霏点头谢过,拉着箱子走了。
声音很好听,长得也好看。金霏挑挑眉,暗笑了一声。是个很不错的人。
声音好听,长得好看,就是不太容易接触,但是怎么忽然感觉有点眼熟呢。孟鹤堂看着金霏离去的背影,心想。

“哥~”
金霏甜腻腻的叫了一声,陈曦的冷汗就刷刷往下流。他僵硬的转过来看着自己隔壁家的兄弟,笑嘻嘻的准备搪塞过去。
“不是说接我吗?哥你在哪啊”金霏一笑,陈曦就感受到了一种威压。
“人家小姬一个女孩,照顾一下怎么了”陈曦把箱子拿过来,顺着楼梯往上走,时不时回头看看金霏的脸色。
“那你都干什么了”
“把东西给小姬拿到宿舍楼啊”
“那你怎么不给她拿上去”
“嗨,不是宿管不让吗”
十几年兄弟,一个台湾女的拐跑了。什么兄弟,都是假的。金霏把大包一丢,看着给他收拾床的陈曦,冷哼一声。
“行了兄弟,弄完了。我就说让你考这个学校,一宿舍就俩人,多好”陈曦给他铺好床,揽过金霏一副展示自己伟大决策的样子。金霏扶了扶眼镜,端详了一遍宿舍屋子,的确环境很好,不得不佩服陈曦一下了。
“对了,你记得你隔壁床是谁吗”
“孟鹤堂。我去教室的同桌也是他。”

未完

没有人吃瑞麟吗
弓瑞演群口时 耿麟都含情脉脉的看着qqq